產品詳情

你所不了解的2020年總統選舉

圖集詳情



2020年的非洲選舉將是對削弱總統任期限制和其他民主制衡措施的一次考驗,而這將直接影響非洲大陸的穩定。



隨著非洲在2020年舉行多次總統大選或普選,領導人試圖逃避任期限制、在面對武裝沖突時的彈性民主,以及外部作用對結果產生明顯的影響,這些都成為反復出現的主題。


因此,2020年是一個重要的基準,可以衡量非洲公民尤其是日益活躍的、網絡化的年輕人、地區組織和國際合作伙伴是否會容忍破壞民主規范的努力,或者是否會再次努力維護某些標準。


2020年的非洲選舉將在面臨或剛剛擺脫沖突的國家舉行,其中包括布基納法索、中非共和國、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這突顯了選舉的利害關系。這些國家面臨著以前的專屬權力結構、激進的伊斯蘭叛亂引發的危機,以及在兩極分化的政治環境下構建包容性國家愿景的挑戰。因此,非洲治理與安全之間的緊密聯系將在2020年得到充分展示。


africa-election-map.png


非洲2020年的選舉集中在西非共6次選舉、非洲之角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和五大湖區布隆迪和坦桑尼亞。13次選舉中的10次定于今年下半年舉行。這表明,2020年將是關鍵角色動態的機動時期,他們不僅尋求推進各自的利益,還尋求推進他們對國家未來的愿景——以及整個非洲大陸的治理規范。以下是一些值得關注的關鍵問題


馬拉維Malawi總統大選,6月23


Malawi.gif


馬拉維總統選舉于2020年6月23日重新舉行,此前馬拉維憲法法院做出歷史性裁決,推翻了去年的總統選舉結果。2019年5月的官方投票結果顯示,總統彼得·穆塔里卡(Peter Mutharika)以38.6%的得票率贏得連任。馬拉威大會黨(MCP)的拉撒路斯·查克拉獲得35.4%的選票,聯合變革運動黨(UTM)副總統兼領導人索洛斯·奇利瑪(Saulos Chilima)獲得20.2%的選票,位居第三。


然而,憲法法院的裁決提到了普遍存在的違規行為,包括表格重復、使用修正液以及在一些結果表上缺少簽名。最高法院命令議會通過新的選舉法,以便舉行新的選舉,包括將單輪多選制改為50% +1多數選舉制。法院還命令議會評估馬拉維選舉委員會(MEC)的能力,導致被視為穆塔里卡效忠者的MEC主席辭職。


盡管穆塔里卡試圖跨過憲法法院的裁決,但最高法院在2020年5月8日駁回了穆塔里卡的上訴,一致維持了憲法法院的裁決,為新的選舉鋪平了道路。只有參加了已被取消的2019年5月選舉的總統候選人才能參加競選。


馬拉維總統的重新選舉競爭激烈。穆塔里卡及其執政的民主進步黨(DPP)與反對黨聯合民主陣線(UDF)結成聯盟,爭取達到50+1的多數。同樣,2019年5月選舉的第二和第三名,查克拉(Chakwera)和奇利瑪(Chilima)將與民主進步黨-聯合民主陣線聯盟黨競爭。


馬拉維的民主機構在推動選舉周期的計票透明以及抵制穆塔里卡企圖顛覆行政監督的方面顯示出了非凡的獨立性。因此,馬拉維重新舉行2020年總統選舉將具有重大意義,不僅關乎未來5年馬拉維總統的選擇,也關乎維護該地區乃至整個非洲大陸的民主標準。

科特迪瓦總統和立法選舉,10月31日

Cote-dIvoire.png

維持總統任期限制的挑戰,加上圍繞科特迪瓦2010年內戰尚未解決的緊張局勢,使2020年的選舉成為該國的分水嶺。這些力量競爭的結果將決定科特迪瓦繼續政治改革和經濟增長的路徑以每年7%增速,為非洲最高或突然回歸一種無法解釋的排他性治理形式,曾引發了2003年和2010年國內沖突。


總統阿拉薩內·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領導了該國的戰后復興,他將在2020年完成第二任期。然而,78歲的瓦塔拉聲稱,2016年通過的新憲法重新設定了任期限制,他可能會競選第三個任期。根據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的調查,在科特迪瓦,86%的公民支持兩屆任期的總統任期限制。


瓦塔拉也表現出越來越專制的傾向。自2019年初以來,已有14名活動人士和反對派成員被捕。最引人注目的是對前親密盟友、國民議會領袖紀堯姆·索羅(Guillaume Soro)的逮捕令,此前索羅在2019年12月的歐洲之旅中宣布有意參加2020年的選舉。后來,索羅被迫將他的航班改飛回阿比讓,以免被捕。外界普遍認為,對他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動機。


同樣,反對派領袖、利德黨(Lider party)成員納塔莉·亞姆布(Nathalie Yamb)于2019年12月被驅逐出科特迪瓦,原因是她暗示法國對瓦塔拉政府施加了不適當的影響。2019年10月,反對黨科特迪瓦-非洲民主集會(PDCI-RDA)民主黨領袖雅克·曼古阿(Jacques Mangoua)因涉嫌在家中持有武器而被捕。隨后,他被判處5年監禁。2019年1月,與索羅關系密切的國會議員阿蘭·洛博格南(Alain Lobognan)因發布“假新聞推特”而被捕,并被判處一年監禁和大約520美元的罰款。


瓦塔拉有意延長自己的執政時間,部分原因可能是為了防止81歲的前總統亨利·科南·貝迪(Henri Konan Bédié)和75歲的前總統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結成聯盟。前者代表的是瓦塔拉之前的政治秩序,后者正準備在2020年競選總統。盡管這些前領導人的政黨缺乏共同點,但它們于2019年8月在阿比讓組織了一次大型聯合集會。上世紀90年代末,貝迪(Bédié)的總統任期被指控腐敗并且象牙海岸化(科特迪瓦又名象牙海岸)”名援引仇外情緒而遭到破壞。與此同時,巴博(Gbagbo)仍然留在比利時,等待國際刑事法庭對他在2010-2011年選舉中犯下反人類罪的上訴。選舉中敗給瓦塔拉后,巴博拒絕下臺,引發了選舉危機。這些前領導人的持續聲望表明,科特迪瓦的種族和宗教分歧仍然很嚴重。貝迪(Bédié)和巴博(Gbagbo)來自相對繁榮的基督教南部,習慣上控制著這個國家的權力,排斥了農村地區和北部大部分穆斯林地區。


這些分歧延續到安全部門。盡管在安全部門進行了重大改革,遣散了近7萬名前戰斗人員,相互競爭的民兵并入了國家軍隊,但分歧仍然存在。這些緊張關系在2016年和2017年的暴力叛亂中表現得很明顯。過去兩極分化的政治可能會重現,這讓人們擔心過去10年的改革可能會遭到破壞。


簡而言之,盡管自2010年以來取得了值得稱贊的進展,但2020年科特迪瓦的選舉進程將考驗該國對行政當局施加限制的能力,以及在推進和解、建設和平以及國家認同方面取得的進展的深度。這關系到科特迪瓦作為西非經濟和安全支柱的聲譽。


幾內亞總統選舉,10月18日

立法選舉和憲法公投,3月22日

Guinea.png


幾內亞2020年總統選舉的主要爭議是81歲的總統孔戴(Alpha Condé)想要得到憲法禁止的第三次總統任期。幾內亞在經過幾十年的軍政府統治后,實現了不可思議的民主轉型,孔戴在2010年成為幾內亞第一位民選總統。不過,孔戴并沒有為和平過渡鋪平道路,而是推進了定于3月22日舉行的憲法公投。公投提出了一項修正案,將總統任期從5年延長到6年。根據預期,孔戴會以這樣的修正為借口為爭取第三個任期辯護。另一個主要的改變是憲法法院院長將不再由其成員選舉產生,而是由總統直接任命。這將加強行政部門對幾內亞憲法法院的控制,進一步削弱其公正性。


舉行公投本身就是有爭議的,因為這通常需要得到全體國民議會的批準。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全民投票完全由國民議會議長批準。這次公投3月22日與推遲已久的立法選舉同時舉行。


反對孔戴延長其執政時間的主要力量是幾內亞的公民社會。民間社會組織多次組織抗議活動,以集結反對修改憲法有關任期限制的力量。警方不時動用武力應對抗議活動,自2019年10月以來已造成至少36名平民死亡。2019年12月10日,估計有100萬抗議者走上街頭。此后,成千上萬的示威活動繼續進行。


反對者認為,孔戴的統治方式越來越專制。除了試圖鎮壓抗議活動之外,孔戴2015年的選舉勝利也被普遍存在的違規行為破壞了。反對者認為,這一結果是由于孔戴在獨立國家選舉委員會中加入了效忠者而促成的。許多幾內亞人也對孔戴未能追究安保人員對2009年9月體育場屠殺150名抗議者的責任感到憤怒,以及政變領導人穆薩·達迪斯·卡馬拉(Moussa Dadis camara)統治期間有系統地強奸數十名婦女的事件負責——這是幾內亞現代史上的重大事件。


幾內亞2020年大選的另一個因素是俄羅斯明確支持孔戴爭取第三個任期。在新年前夜的電視講話中,當時的俄羅斯駐幾內亞大使亞歷山大·布雷加澤(Alexander Bregadze)默許了憲法的修改,他告訴幾內亞人,讓傳奇孔戴下臺,他們是瘋了。幾內亞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鋁土礦儲量,這種礦石用于生產鋁。俄羅斯最大的鋁業公司Rusal在幾內亞擁有一家大型鋁土礦,四分之一的鋁土礦產自該國。


加納總統和立法機構選舉,12月7日

Ghana.png


加納總統選舉將成為新愛國黨現任總統納納·阿庫福-阿多與全國民主黨大會前總統約翰·德拉馬尼·馬哈馬之間持續的政治競爭的第三幕。馬哈馬在2012年兩黨交鋒時獲勝。阿庫福-阿多在2016年再次宣布勝利。在2012年的選舉中,雙方的差距特別小,需要通過上訴和最高法院的裁決來決定獲勝者。2020年的選舉結果預計也將非常接近,重點是維持這個中等收入國家的持續經濟發展平均每年6%的增長率、金融部門改革、控制腐敗、公平和創造就業機會。


盡管之前的競選斗爭十分激烈,但兩位政治領袖都通過法院裁決他們的分歧,并最終優雅地接受了失敗,從而使自己卓爾不群。這些行動為如何處理另一場勢均力敵的選舉樹立了令人欽佩的先例。然而,這并不是理所當然的。情緒可能會再次達到狂熱的程度,所有各方都需要克制并維持,防止這些情緒蔓延成暴力。

加納在選舉方面有一套相對強大的制度,可以加強這些緩沖。選舉委員會已經贏得了作為一個可信和獨立機構的聲譽,幫助競爭的政黨接受有效的結果,同時加強了結果的合法性。加納有一個活躍的民間社會,促進了相互競爭的參與者之間的辯論和對話文化。這有助于將兩黨之間的分歧集中在政策和愿景問題上,而不是人身攻擊上。同樣,安保人員主要是警察,但得到軍隊的支持與選舉委員會密切合作,在以專業和非政治的方式保護選舉進程方面取得寶貴經驗,以促進公民參與和安全。

盡管存在制度上的遺留問題,反對黨聲稱新愛國黨一直在侵蝕選舉委員會和法院的獨立性。近年來,公民社會和媒體也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壓力。積極的一面是,2019年加納通過了《信息權利法》,這是20年來擴大信息獲取渠道的努力的成果,從而改善了對公共機構的監督。

加納2020年的選舉將是對加納制度彈性的一次考驗。它還提醒我們,鞏固民主的過程是漫長的——不能把進步視為理所當然,以免失去以前的成果。




掃一掃,關注有驚喜

服務熱線:

0371-65553095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